廣告位

您現在的位置是:主頁 > 廣告 >

親兵撤退 資本離棄 玉紅再被拋棄

2019-11-20 14:25廣告 人已圍觀

簡介 玉紅,區塊鏈三點鐘社群發起人,人稱紅姐的區塊鏈界大佬,去年被散戶拋棄?,F如今,他似乎正在被同事及資本拋...

玉紅,區塊鏈三點鐘社群發起人,人稱“紅姐”的區塊鏈界大佬,去年被散戶拋棄?,F如今,他似乎正在被同事及資本拋棄。

3月15日,無錫唔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唔哩科技)發布監事辭職公告,跟隨玉紅多年的監事楊陽宣布離職。今年以來,已陸續有多位高管離開唔哩科技。唔哩科技是玉紅掌管的新三板上市公司,也是玉紅旗下產業中,少有可以便捷獲得融資的實體,如今卻深陷泥沼。

而玉紅本人,從去年9月最后一次接受媒體采訪后,就再未露面,唔哩科技能否度過難關,尚不得知。

親兵撤退

2016年3月,玉紅團隊進駐新三板上市公司無錫朗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朗源科技),該公司2018年2月更名為唔哩科技。

玉紅親任朗源科技董事長、法人代表,并先后安排一眾親兵擔任了這家公司的高管。包括財務負責人武紅霞、董事會秘書兼任副總經理的黃澤林、監事會主席楊陽、以及監事楊雪和鄧越。他們都是玉紅另一家公司——霍爾果斯唔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員工。

其中黃澤林和楊陽,都是90后,被玉紅大膽啟用,在朗源科技擔任要職。

然而,這些親兵近期紛紛撤退。

根據唔哩科技的公告:2 月 21 日公司董事、財務負責人武紅霞遞交的辭職報告,自辭職報告送達董事會起辭職生效;

2 月 28 日公司收到董事兼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黃澤林遞交的辭職報告,自辭職報告送達董事會之日起辭職生效;

2019 年 3 月 15 日公司董事會收到監事會主席楊陽遞交的辭職報告,將在公司股東大會選舉出新任監事之日起辭職生效。

親兵離場背后,可能是唔哩科技以及玉紅自身財務狀況的惡化。

根據唔哩科技的財報,公司從2015年開始虧損,2016年玉紅團隊進駐后雖然向公司置入了霍爾果斯唔哩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權,但虧損更加嚴重。2016年全年虧損5300萬元,2017年虧損超過1億,2018年上半年已經虧損2853.5萬元。

2018年下半年該公司財報尚未披露,但是并不樂觀。原因是唔哩科技原本從事給高端車型(如奔馳,寶馬,奧迪,廣本等)車主進行售后電訪的電話服務呼叫中心,玉紅進來后,公司主營轉向直播、短視頻(2016年是直播元年,全國涌現出上千直播平臺)。但去年上半年,全公司營業收入只有區區39.5萬元。

去年下半年,直播及短視頻行業洗牌更加嚴重,全民直播、熊貓直播等較大平臺都出現了關門潮,而唔哩科技的直播平臺“要播”以及短視頻平臺“SEEU 時刻”幾乎沒有什么聲量。

根據酷傳網數據,“SEEU時刻”幾乎沒有什么下載量,偶爾的出現下載高峰,也會出現幾乎同等量的刪除量。

如果沒有重大事項扭轉,去年下半年唔哩科技的財報數據可能會更加難看。

資本已不信任

親兵吹起“撤軍號”, 唔哩科技的一則報告凸顯了資本方也已對玉紅不信任。

2019 年 2 月 22 日,唔哩科技公告稱,該公司查詢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證券質押及司法凍結明細表》知悉玉紅 1,414,936 股股份被司法凍結。原因是2018年12月17日,深圳慧智聚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

深圳慧智聚信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是中信資本下屬全資子公司,2017年8月,通過增發持股的方式,進入唔哩科技,持股7.72%。

此次投資是中信資本敗筆之一,今年3月12日,部分投資者去香港中信資本門口維權,投資唔哩科技也是造成投資損失的案例,被媒體曝出。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中信資本持股唔哩科技只有7.72%,但申請保全,凍結玉紅持股的比例高達17.4092%。

此外,唔哩科技的持續督導主辦券商安信證券也對唔哩科技越來越不信任。安信證券在2月22日公開稱,根據對唔哩科技高層的訪談,截至2018年年末,公司凈資產存在為負數的可能,公司存在資不抵債的風險;根據現場走訪,公司資金周轉困難,相關工作人員大規模離職,公司主營存在停滯風險。

玉紅把錢弄到哪里去了?

令人唏噓的是,當唔哩科技原創始人陳雪晴將朗源科技交到玉紅手中的2016年,該公司凈資產高達4956萬元。兩年后,就被玉紅弄了個資不抵債。

這當中玉紅還進行了兩次融資,融資額接近1.83億元。

第一次融資發生在2016年6月,唔哩科技前身朗源科技向自然人鄧朝暉、上市公司升華拜克(現更名為“瀚葉股份”)、及深圳燦基佳業增發20%股份,融資1億元。每股作價66.67元。

時隔一年,2017年8月,朗源科技再次通過定向增發的方式,向中信資本旗下基金融資8368萬元,每股作價133.33元。

要知道,2016年3月份,玉紅以現金534萬元的價格收購朗源科技50%股份,每股收購價格僅僅為1.78元。交易完成后,玉紅取得朗源科技控制權。

在朗源科技經營情況并非大幅改善,在玉紅收購朗源科技僅僅3個月后,第一次融資股價就暴增36倍;一年多后,第二次融資股價暴增73倍,著實讓人大跌眼鏡。

(題外話:對于一個連續虧損的公司,投資者花如此高價,這些投資機構真的專業?)

融資這么多錢,玉紅把錢弄到哪里去了?通過2018年上半年的年報或可見一斑。

公司三大費用中,銷售費用共耗資1464萬元,其中市場推廣費用掉了1185萬元,但帶來的產出并不匹配。根據前述的酷傳數據,SEEU時刻上半年只有一天出現過160萬的下載量,其他天數幾乎沒人下載,而且下載區動僅僅出現在VIVO一個渠道商,是極不正常的。該公司銷售人員在2018年上半年大幅減少,從24人降至14人。

管理費用共計1000萬元,其中研發費用585萬元、職工工資268萬元。對于軟件開發類的企業,研發費用實際上也是研發人員的薪水,該公司研發人員在2018年上半年年末加上管理人員總計34人,他們2018年上半年人均每月4.18萬元成本,顯然已經是互聯網行業中的高標。

根據安信證券披露的信息,下半年唔哩科技經營繼續惡化。一家新三板上市公司就這么瀕臨破產。

與此同時,玉紅在2018年已經搖身一變成為區塊鏈行業大佬,他先是根據自己過去在互聯網界的名望,建立了三點鐘社群;接著,一個融資數億元的空氣幣項目XMAX的幕后也直指他。至于唔哩科技公司的快速衰落,和XMAX項目是否有關不得而知。

但是,這些年,韭菜、機構、員工卻已經不對玉紅再抱有信任。玉紅在互聯網積累的名譽包括:掌趣游戲董事長、奇虎360副總裁等或逐漸被人淡忘。

來源: 互鏈脈搏

Tags: 親兵撤退  資本離棄  玉紅再 

廣告位
    廣告位
    廣告位

站點信息

  • 文章統計186篇文章
  • 標簽管理標簽云
  • 微信公眾號: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国产日韩久久久久精品影院,中文字幕精品视频一区,自偷自拍亚洲综合精品,国产色大成网站WWW学生